啥?拜仁慕尼黑有个坑是马内挖的?

拜仁慕尼黑终于赢了,他们4比0大胜风雨飘摇的勒沃库森。纳格尔斯曼的危机得到缓解。

在这之前,拜仁联赛四场不胜,这是20年以来头一回。不过,2002-03赛季的拜仁就算三场联赛两负一平,输的两场是云达不莱梅和多特蒙德,不莱梅随后一个赛季就是德甲的冠军,龙骨逐渐成型;而多特蒙德和拜仁本就是宿敌,胜负也都正常,而且当年多特蒙德也是联赛前三的队伍。

可是,本赛季拜仁不胜的四个对手,没有一家是上赛季联赛前四,甚至奥格斯堡和斯图加特还是中下游球队,多半时间为了保级而战。

当拜仁在德甲前七轮联赛,跌出积分榜前四之际;在图赫尔成为自由身,赋闲在家之时——纳格尔斯曼应该感受到压力,哪怕萨利哈米季奇和卡恩不说话,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想法,更不意味着拜仁的主帅之位就是安全的。

看纳格尔斯曼的比赛,有时候让我想到贝尼特斯在利物浦和那不勒斯执教的岁月。

他俩都是对技战术有着近乎偏执的要求,赛前准备和临场指挥相当有想法。问题是,这类主帅特别容易把自己的想法布置得过于复杂,从让球员无从适应。

比如输给奥格斯堡和战平斯图加特的比赛,纳格尔斯曼一直要求球队高强度的输出和压迫,但是明显这帮球员不在最佳状态,无法贯彻执行,他们更多是输给了自己。像拜仁主场战斯图加特一役,客队本已经被拿捏得死死的,可是阿方索·戴维斯给穆西亚拉的传球失误,被斯图加特抢断破门。这是拜仁亲手放了斯图加特一条生路。德国媒体还指责戴维斯和穆西亚拉缺乏默契,拜仁官方特地放了一段两人一起打篮球又相互吹捧的视频算作回击,公关危机做得着实不错。

表面看起来,这是队友之间沟通失误,穆拉西亚的跑位意味着他想要长传,可是戴维斯给了个短传,然后被客队截下了。实际上,此乃拜仁全队近期的缩影。

霍芬海姆的克罗地亚前锋克拉马里奇曾经和纳格尔斯曼有过共事,他说:“我们打足球游戏可以经常变阵,现实并不是这样。不是每个球员都能迅速理解主帅的决定,有可能是走神了,也有可能现场上万人的观众太嘈杂,他们根本没听到,总之,我们是人,不是机器,你不可能说变就变。”

马内,其实是纳格尔斯曼的战术受害者之一。拜仁主帅并没有找到激活塞内加尔人的办法。即使马内曾说,他愿意为拜仁踢除了门将之外的任何位置。你不能否认的是,利物浦出来的球员普遍都有“体系属性”,也就是说,你必须得有明确的战术要求布置出来,并让他们持续稳定的执行和不断学习、提高,这才能发挥出作用。克洛普时代的利物浦球员,转会离开后,没有一名是即插即用,立即就能在新环境大杀四方的。

维纳尔杜姆在大巴黎呆不下去,不是水平问题,而是他们的中场不需要这种润滑剂,在法甲,巴黎所有位置的球员都比对手技高一筹,技战术反倒是次要的,个人发挥好了自然就赢了。穆里尼奥看得明白,把荷兰人招至麾下,如果维纳尔杜姆不受伤,他和马蒂奇组成的中场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
南野拓实也是如此,在摩纳哥一开始踢前腰,可是组织和传球并不是南野的强项,现在挪到左路,他的跑动、小技术、掩护、串联锋线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

反面的例子是布鲁斯特,孩子有灵气,跑位和门前嗅觉一流,但谢菲联打长传冲吊,让他和五大三粗的后卫贴身肉搏,这就根本不对路了。布鲁斯特甚至忘了怎么破门,而频繁的身体对抗,也让孩子上赛季受了重伤……他在谢联已经两个多赛季了,快60场比赛才进4球,他当年在斯旺西租借半个赛季就破门11次。

但是拉姆在转播时,还是提出了质疑:“马内的实力是没问题的,但我看不出来他在场上的定位是什么。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马内和他的新主帅、队友相互了解,纳格尔斯曼总能想出应对之策,只不过拜仁这样的球队,未必会给那么多时间。他们的投入摆在那里,就算德甲花钱理性,以拜仁的转会支出,要求更好的成绩,并不过分。

我说纳格尔斯曼像贝尼特斯的另一个原因在于,他不喜欢和球员交谈。虽然他和媒体的关系尚可(我觉得他在谈吐上,有效仿克洛普的地方)。

拜仁的随队记者克里斯蒂安·福尔克(Christian Falk)在自己的播客《拜仁内幕》(Inside Bayern)透露,纳格尔斯曼上赛季因为处理球员关系不当,被高层找过谈话。福尔克猜测,这有可能是纳格尔斯曼管理更衣室的手段之一,他通过冷落一部分球员来树立自己的权威。

比如库兰伊,当年斯图加特马加特青年近卫军的当家前锋,沙尔克04的传奇,在德国国家队也有超过50场的出场经历,他2014-15赛季转会霍芬海姆,和纳格尔斯曼相遇,一开始库兰伊盛赞主帅表现出来的战术素养,然而一周后就不再和他说话了,因为他被排除在主力名单之外,并且纳格尔斯曼对他没有任何解释。

纳格尔斯曼在莱比锡执教时,2021年的德国杯决赛,忽然雪藏安吉利诺,他当时的解释是“纪律原因”,莱比锡红牛于是决赛1比4大败于多特蒙德。

当年的猜测很多,其中一个版本我认为可信度比较高,先是纳格尔斯曼告知安吉利诺决赛坐替补席,引起西班牙飞翼的不满,他找主帅谈话,双方没谈拢,发生争吵,安吉利诺被打入冷宫。球迷和媒体赛后为安吉利诺叫屈的不在少数,再怎么说,他在那个赛季为莱比锡红牛全部赛事出战36次进8球11助攻,这数据足够漂亮了。纳格尔斯曼或许因为该球员联赛迎战多特蒙德表现不佳,所以不想德国杯决赛用他,如果真是这样,大家坐下来把话说开就好了,何必闹得不可收场呢?

技战术层面的功底对于主帅来讲是基本功,情商也格外重要,尤其是执教豪门之时。齐达内在皇家马德里的例子就是明证,他能把贝尼特斯折腾坏了的更衣室修复,迅速凝聚成战斗力,这就是本事,伯纳乌五个赛季,赢得11座冠军锦标,其中包括欧冠三连冠。纳格尔斯曼在拜仁慕尼黑的环境可比齐达内在皇马好得多,起码齐达内执教的大部分时间,巴萨还是西甲的王者,而拜仁在德甲依旧独树一帜。

长此以往,我担心纳格尔斯曼会膨胀,会走极端,那他就不像贝尼特斯了,而是转向穆里尼奥的轨迹——因为拉法并没有完整地执教过顶级豪门至少一个赛季,他的荣誉大都是在瓦伦西亚、利物浦、那不勒斯之时获得,而这三队在各自联赛当时的起点并不高,贝尼特斯有自己的坚持,他并不是固执己见,听不进意见的主帅。面对记者的指责,从来不会恶语相向,最多就是一句话来来重复到你心烦。

倒是穆里尼奥如今在罗马,仍在不停地四处树敌,他怼对手的教练;当值主裁判;甚至自己的球员。

再来看纳格尔斯曼,截取一段他在奥格斯堡一战的赛后新闻发布会,和记者的对话:

纳帅:“会有很多。(停顿)我们要抓住和门将1对1的机会,把球打进,如果我们做不到这点,我们就赢不了比赛,就这么简单。”

纳帅:你想表达什么?如果我说,我不想,你会说怎么可能,问题就摆在那里;如果我说想,你又会说,那你们一定后悔放走了莱万多夫斯基。

纳帅在采访时,一直在把自己缩在宽大的冲锋衣里,而他旁边的主持人,和奥格斯堡助理教练巴布斯卡克(Kristian Barbuscak)都是坐得笔挺。从肢体语言上看,纳帅的表现是,他不希望沟通交流,并且略为不够自信。但是,面对记者别有用心的提问,他还是会回击,表现得咄咄逼人,因为他并不想自己在业务层面被人挑战。还有,你看他指出的问题,是队员得分能力不佳,未将射门转化为进球——这还是球员的责任,而不是他的问题,以马内为首的进攻球员都打丢过单刀,这一棍子都被扫进去了。

马内,无论在南安普顿,还是利物浦,都不是一个以射门见长的球员,他有得分能力,临门一脚的水准却是远远不行的。他在利物浦的最后一个赛季,后半程的表现是世界级,前半程也就是平平常常而已——我会专门写一期迪亚兹和马内的数据对比,来说明为什么马内并不是利物浦如今低迷的主要原因,相反,迪亚兹的存在反倒是把马内之前的短板补齐了。比如,马内的过人数据从2020-21赛季开始就呈现下降的趋势,而迪亚兹年轻、对球的感觉更好,富有冲击力,这就是哥伦比亚人的价值。

然而,我格外担心马内在拜仁慕尼黑的处境,前文的库兰伊、安吉利诺的悲剧是否会在他的身上重演?克洛普能够包容马内在伯恩利主场冲萨拉赫发泄的怒火,纳格尔斯曼未必有这个管理水平和宽阔胸襟。不是能力不够,而是少帅才35岁,还有路要走。

穆里尼奥35岁那会儿,还在巴塞罗那给老帅博比·罗布森、范加尔当翻译和助手;孔蒂的35岁在尤文图斯正踢最后一年;贝尼特斯在当皇马B队的主帅;克洛普刚刚执教美因茨;瓜迪奥拉在墨西哥的多拉多斯俱乐部(Dorados)正式挂靴。

年轻时,有很多东西还不懂,只有随着年纪渐长才能看明白那些人和事。纳格尔斯曼的成长注定要付出代价,只是很有可能,马内会成为代价的一部分。